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土酒包装 » 正文

让他无法偷腥, 妒妻把致命农药涂到丈夫内裤上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14:12:13  

  2013年12月28日,怀疑丈夫杨仕凭有外遇的辽宁省庄河市女子刘淑英,偷偷在其内裤上抹了点农药百草枯,想让他的生殖器难受,无法“偷腥”。孰料,事态的发展完全超出了刘淑英的预期与掌控。杨仕凭穿上“毒内裤”后不久,其生殖器由难受到溃烂,进而全身出现中毒症状,生命岌岌可危……

  2013年8月5日晚上九点多钟,46岁的刘淑英在家看电视,丈夫杨仕凭正在洗澡。突然他的手机屏幕闪了几下,刘淑英拿起手机,发现是一个名叫“樱子”的人给丈夫发来微信:“亲,休息了吗?”刘淑英的脑袋嗡的一声,顿时血往上涌。她拿起手机冲进洗澡间,一场争吵再次爆发……

  今年47岁的杨仕凭是辽宁庄河市一家果蔬公司的老板,和妻子刘淑英育有一女杨晓。在亲朋好友眼里,杨仕凭是一个时尚达人,虽已人到中年,可他相貌、身材依然帅气不减,平时爱穿休闲T恤,发型也紧跟潮流,还是个“网虫”。2012年微信开始流行后,杨仕凭买了一部苹果手机,一天到晚机不离手,有空就刷微信朋友圈,不停点赞、评论,生活新潮而充实。

  然而与丈夫相比,刘淑英就显得太过平凡:年轻时容貌姣好的她,因常年操持家务,繁忙之下她渐渐不修边幅,懒得打理自己。与丈夫这个“网络达人”不同,刘淑英基本上是个“网络绝缘体”。看到丈夫整天跟别人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,却和自己“相对两无言”,刘淑英心里很是吃味。而每当刘淑英问他是不是和哪个“狐狸精”聊天时,杨仕凭总是嘿嘿笑着不置可否,这更让刘淑英加重了疑心。直到2013年8月5日,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。

  那天,刘淑英举着手机质问丈夫樱子是谁,杨仕凭向妻子解释这个女人只是他的普通朋友,网络上互称“亲”也很正常。可这番解释刘淑英完全听不进去。思前想后,刘淑英觉得自己不能再放任这样的状况恶化下去,她要采取有效措施阻止丈夫投向其他女人的怀抱。她想:男人想出轨,不就是为了床上那点事儿吗?要是能让杨仕凭的下半身难受,不就能遏止他出轨吗?

  2013年12月28日,刘淑英去庄河市太平岭供销社买了瓶百草枯农药。因为她家是从事果蔬经营的,所以供销社的人也没多想,就卖给了她。回到家后,她拿出丈夫的一条内裤,在其裆部喷上一些百草枯,而后晾在阳台上。晾晒一天后,内裤完全看不出异样,而且百草枯的胺味也挥发掉了。而后,刘淑英将内裤收下,原样叠好,再放回了装丈夫衣物的高低柜中。

  2014年1月1日晚,杨仕凭洗完澡从卫生间走了出来。刘淑英冷眼看到,丈夫身上穿的正是自己喷过药的那条“毒内裤”。深夜,杨仕凭在床上辗转反侧,说自己“小便处”不太舒服,有种灼痛感,起床小便几次才勉强睡下。第二天,杨仕凭急着洽谈一桩生意,早饭没吃便匆匆走了。晚上回家后,他皱着眉头走来走去,嘴里还咝咝地吸着凉气。见丈夫终于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打游戏或在沙发上刷微信,刘淑英窃喜。

  1月4日,刘淑英怕丈夫今后知道真相怪罪自己,便趁他洗澡,悄悄将染毒内裤拿走,次日在家附近找个僻静处烧掉了。

  谁料1月7日,杨仕凭的生殖器开始化脓发炎,出现阴囊皮肤糜烂的症状。刘淑英这才发觉事态的严重性。次日一大早,她终于向丈夫坦白,是自己在内裤上喷了农药,并表示是为了不让他出去“鬼混”才出此下策。而此时杨仕凭已病得没过多的力气解释了。刘淑英赶紧将丈夫送到了庄河市人民医院。因为担心“家丑外扬”,加上认为只要农药没口服进入人体,对身体的危害应不至于太大,因此,杨仕凭只告诉医生那里发炎。因为病人隐瞒了重大事实,且县级医院水平有限,所以医院真的只按普通炎症处理,给他开了些消炎药,而后就让他回家了。

  因为药不对症,杨仕凭的病情急速恶化。到了1月12日,杨仕凭已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刘淑英一边打电话告诉远在北京的杨晓,让她火速赶回;一边叫车将丈夫紧急送往大连市中心医院。杨晓连夜乘车赶回大连。刘淑英向女儿坦白了下毒的目的与行为。杨晓对母亲的做法又气又恨。刘淑英哭着说自己知道错了,哪怕杨仕凭终身残废,她也会伺候他一辈子。

  事情远没想象的那样简单。经大连市中心医院综合诊断认定:百草枯的毒性已通过其生殖器的龟头、阴囊等部位浸入体内,扩散至其他重要脏器,导致其肝功能障碍,继发肺炎、肾炎及多器官功能衰竭,已经无可救药。刘淑英听到诊断结果后,当即昏死过去。在医院的建议下,伤痛欲绝的杨晓报了警。

  1月21日晚8时,杨仕凭因病情耽误,抢救无效死亡。1月22日,刘淑英被庄河市公安局刑拘。刘淑英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与动机。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杜继铭医生分析:百草枯是一种对人毒性极大,且无特效治疗药的农药,口服中毒死亡率可达90%以上;虽然完整皮肤能够有效阻止百草枯的吸收,但特殊部位如阴囊、龟头、肛门等部位长时间接触百草枯,毒性会经由会阴部进入体内,继而造成全身中毒。因中毒前期治疗黄金期内(1-2天)症状不明显,容易忽视病情。但随后就将造成人体系统性中毒,并导致肝、肾等多器官衰竭,肺部纤维化(不可逆)和呼吸衰竭,于1-2周内因心肺衰竭死亡。

  为全面了解案情,警方又对那个网名叫“樱子”的女人刘咏春进行了调查,发现刘咏春是从事果蔬买卖的生意人,与杨仕凭是合作伙伴,两人关系要好,且经常微信、电话互动。但没任何证据显示两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。至于刘淑英所提到的微信中那些“亲”来“亲”去的称呼,纯属当下流行用语,不带特定含义。刘淑英得知一切都是误会后,更加痛悔莫名。父母一个死去一个入狱,杨晓更是悲伤不已。思虑再三后,杨晓向警方与法院出具了谅解书。鉴于此案系家庭矛盾引发,刘淑英认罪态度较好,且获得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,2014年7月2日,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刘淑英有期徒刑12年。《知音》

  编辑/戴志军 头条编辑/高筠

  《知音》和今日头条共同打造的 知音头条app,您可以通过百度手机助手、360、应用宝、搜狗、安智等应用市场搜索“知音头条”下载(安卓版), 是手机上最好看的知音微杂志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